图标行业资讯分类

科普知识 | 追求生命的安歇

发布时间:2020-11-17

随着医疗的进步,有越来越多人靠着医疗设备维持生命,社会大众经常认为医疗可以对抗临终(dying)和死亡(death),但其实医疗常增加、延长了临终和死亡的痛苦。现代人在要求高质量的生活时,应该要开始重视有质量的离开。安宁疗护之母西西里·桑德斯女士早在1960年代就开始为生命尽头的病友们发声,提倡有尊严地离开。然而,家属在病人开始不吃不喝时就会开始感到无助、焦虑、愤怒等负向情绪,甚至企图要求医疗团队尽力抢救。

场景拉到某医学中心

XX床一位乳癌第四期的女性患者因为在家不吃不喝三天,看起来没有呼吸迹象,最后一次进食是家人强迫喂食的50c.c.豆浆,早上由家属联络救护车送来医院。全家人担心的问题一直围绕着下面的问题打转:

”如果我们不想办法让她吃点或喝点东西的话,是否表示我们放弃他们了?”

”如果病人一直不吃不喝,他们的生存机会如何?不吃不喝的疾病末期病人可活多久?”

”我们的家庭传统是以提供食物作为表达关爱的象征。如果我们不供应营养及水分,我们是否舍弃了关爱?我们是在让我们的亲人活活饿死吗?”

”在生命末期阶段,没有食物及水分是否会造成病人的痛苦?”

”怎么确定我们的亲人是没有痛苦的?”

经过医疗人员的病情解释,家属了解到病人可能走到生命的终点,也了解临终病人对于食物及水的需求与健康的正常人有很大差异。当生命接近死亡之际,身体会逐渐丧失消化食物及水分的能力。但是,情感上仍割舍不下对亲人的爱,认为应该提供营养维持病人生命的基本需求,现在这样什么都不做使家属的罪恶感很深。医疗团队花了很多时间沟通,希望家属能够放下,让病人以最舒服的方式离开,然而家属还是放不下情感的割舍。最后,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病人装了鼻胃管,也装上人工血管(Port-A)和中心静脉导管(CVC) 24小时输注营养液及任何必要的支持药物。

悄悄的病人在病房也住了将近半个月,病人的外观也因为持续的输注开始有了变化。这天,家属发现病人的体态已经像注水牛肉般肿胀得面目全非,主动寻求医疗团队的协助,家属主张若目前的医疗不能提升病人的生活质量,希望可以暂停一切支持性的治疗,协助病人减轻身体的痛苦。家属的另一个要求是希望病人在生命的最后几小时不要身上插满了管子和设备。

对于生命末期营养及水分方面的决定,其关键因素应来自于病人本身的选择。当今临床情境经常面临“病人想善终,但家属要求医生救到底”的憾事,医疗团队也常陷于两难:不依从,担心变成医疗纠纷;遵照家属意愿,却明明违反病人的意愿。持续提供食物及水分,或选择人工营养及水分(ANH),例如鼻管(NG)或胃管(PEG)喂食或静脉输液,事实上可让死亡过程复杂化以致造成其他的健康问题。医疗人员应在照护过程中协助病人及家属意识生命的消逝,从旁引导家属认识人工喂食生命末期的病人可能会出现作呕、管灌喂食并发症(例如阻塞或感染)、不适、吸入性肺炎、褥疮、腹胀等“溺水”感或感觉“被卡住”,协助病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哩获得安歇。

来源:北京护理学会-北京大学护理学院志愿者项目

作者:北京大学护理学院  石宜安

关键词:
分享
收藏 收藏
关注微信